护航湄公河:“黄金水道”再现 让沿岸国家紧紧相连

2018-06-22 08:44来源:网络整理   去360搜 BaiDu搜

联合巡逻编队护航商船。钟立业摄过了中老缅三国交界处的244号界碑,澜沧江便改称湄公河,奔腾南去。“1997年重庆

护航湄公河:“黄金水道”再现 让沿岸国家紧紧相连

联合巡逻编队护航商船。钟立业摄

  过了中老缅三国交界处的244号界碑,澜沧江便改称湄公河,奔腾南去。

  “1997年重庆河运学校毕业,我们同学26人主动报名来湄公河跑船。”42岁的肖清虎说,“那时候关累港还只有几间茅草房,抽支烟就能转两圈。面上不说,心里止不住叫苦。”

  但岁月终不辜负理想。2000年以后,随着中国、老挝、缅甸、泰国四国签署商船通航协定,关累港作为湄公河次区域国家经湄公河进出中国的第一港,商人、船员竞相到此安家。“饭馆、旅店、百货店,乖乖,从几间茅草房变成了繁华街市!”肖清虎说。

  不料,2011年10月5日,两艘中国商贸船在湄公河“金三角”水域遭劫持,13名中国籍船员被枪杀。惨案发生,关累港一夜间门可罗雀。肖清虎也穿鞋上岸,到妻子老家云南勐海县买下400株橡胶树,做起了割胶人。

  没有安全和秩序,就无法维持湄公河航道的繁荣。当年10月31日,中老缅泰在北京召开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会议,携手宣布“切实履行维护湄公河流域治安稳定责任,迅速建立四国湄公河流域安全执法合作机制,还沿岸各国人民以和平安宁”。

  2011年12月10日,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正式启动。拥有10多年跑船经验的肖清虎,顺利通过特招进入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水上支队,成了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的一分子。

  时光流转,“黄金水道”繁荣再现。今年5月21日,夜宿关累港,9点钟往后,大大小小的烧烤摊旁,坐满南来北往的货主、靠岸歇脚的船员、以运输为生的大车司机。不同的口音相互混杂,吵嚷声竟如那冲刷着滩头的湍流,彻夜不息。

护航湄公河:“黄金水道”再现 让沿岸国家紧紧相连

肖清虎(左一)在指导徒弟掌舵。本报记者 郝迎灿摄

  闯出来的航道

  “湄公河上本没有航道,走的船多了便有了航道”

  5月22日一早,汽笛鸣响,中老缅泰第七十次湄公河流域联合巡逻执法船艇编队从关累港启程。夜里落过冷雨,山脊缠几道白云,河面蒸腾些雾气,码头上十几艘商船兀自沉睡,几只云雀扑腾着翅膀在两岸间穿梭。

  肖清虎高中毕业便离开老家四川安岳,入重庆河运学校求学。年轻人心里总揣着不安分,肖清虎揣着的是个通江达海梦。

  “临毕业分配,校长说西双版纳一家船运公司的老总是校友,去那里跑一趟船,至少要经老挝、缅甸、泰国3个国家。”精精瘦瘦的肖清虎,常年在水上漂泊,肤黑齿白,校长的话言犹在耳,“驾船出国,不似长江空阔无际,倒不寂寞。再说遍地香蕉芒果,还有你们从没见过的异国风情。”

  肖清虎同25个巴蜀汉子听罢,便大咧咧地报了名。

  山青水碧、天光澄明,眼前确是一番别样景致。出国境经老缅水域直插“金三角”,沿途停靠缅甸万崩、老挝孟莫、泰国清盛诸码头,确能体验异国风情。

  让肖清虎哭笑不得的是,校长只字未提航道艰险这一节。“如果说以前在长江实习开船是走高速,在湄公河行船就像走钢丝。”

  彼时航道尚未疏浚,肖清虎平均一个月跑一个航次,半数会遭遇触礁、搁浅。最夸张的一次,光撞上石头就有4回。

  第一回在青苔滩,出关累港不到50公里,撞歪了舵轴,打不了满舵。那也得硬着头皮往前。

  接着过楠累河,撞开一个矿泉水瓶大小的口子,不算严重,用被子堵上,压上木板,接着赶路。

  谁知不过一个小时,经一处S形弯道,操控已受影响的船体不幸撞出一个方桌大小的窟窿,全员抱起被子下舱堵漏。

  返程也不太平。路过霸王滩,滩上闲坐着一条货船,一瞧就知道搁浅了。接上缆绳,开足马力,肖清虎想拖那货船强行冲滩,孰料手中的船舵突然失控,整条船以脱缰之势砸向岸边,船底又添一道口子。无奈,肖清虎鸣笛示意无能为力,抱憾而去。

  “你知道船上备得最多的生活用品是啥了吧?”

  “吃的?缆绳?”

  “被子啊!”肖清虎嘿嘿乐。

  “这么说吧,湄公河上本没有航道,走的船多了便有了航道。”肖清虎清清嗓子。从关累港经老缅水域到“金三角”这条航道并非天然形成,而是靠船体撞出来、试出来的,硬生生闯出了一条航道。

责任编辑:administrator

评论

.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